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欢迎来到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官网
国际核新闻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发布《2018年核技术评论》
时间:2018年10月18日 来源:中国核电信息网 点击量:1030 分享:

2018年8月,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发布了《2018年核技术评论》。该评论涵盖以下领域:电力应用,先进的裂变和聚变系统,加速器和研究堆的应用,农业和粮食,人体和健康,环境以及放射性同位素生产和辐射技术。


  1 电力应用


  1.1 当今核电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球共有448座在运核电反应堆,总装机容量为392 GWe,较2016年增加约1.2 GWe。其中,约81.9%是轻水慢化冷却堆,10.9%是重水慢化冷却堆,3.3%是轻水冷却石墨慢化堆,3.1%是气冷堆,还有3座液态金属冷却快堆。


  2017年,4座新的压水堆并网:中国有3座(福清4号、田湾3号和阳江4号),巴基斯坦有1座(恰希玛4号)。5座核电反应堆被永久关闭:古里1号(韩国)、奥斯卡港1号(瑞典)、圣玛丽亚-德加罗纳(西班牙)、文殊堆(日本)和贡德雷明根-B(德国)。文殊堆和圣玛丽亚-德加罗纳在被宣布永久关闭之前一直处于长期关闭状态。4座核电反应堆开工建造:新古里5号(韩国)、库丹库拉姆3号和4号(印度)和卢普尔1号(孟加拉国)。


  核电近期和远期增长前景仍集中在亚洲。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共有59座核电反应堆在建,其中40座在亚洲。2005年以来并网的59座新建反应堆中有51座也在亚洲。


  目前,核电新加入国、扩展国和在运国的情况如下:


  (1)新加入国。在表示对核电感兴趣的28个成员国中,有19个已开始对核电基础结构进行研究;4个已做出决定,正在准备必要的基础结构;5个已签署合同,正在筹备或已开始建造。预计还有21个成员国将继续努力在未来10年内做出建造核电的决定。其中:①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一座核电站,即位于巴拉卡的所有四座反应堆继续施工建造;②白俄罗斯位于奥斯特洛韦茨的第一座核电站的两台机组继续施工建造,计划在2019年和2020年进行调试;③孟加拉国卢普尔核电站1号机组从2017年11月30日开始进行安全相关施工,两台机组预计分别在2023年和2024年进行调试;④土耳其从2017年10月开始在阿库尤进行非核工程建造,1号机组计划于2023年进行调试;⑤埃及就埃尔达巴核电站四台机组建造的四个主要协议完成了与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的谈判,计划于2023~2026年完成建造;⑥约旦与ROSATOM的谈判取得了进展,预计2018年做出最终投资决定;⑦尼日利亚于2017年10月与俄罗斯签署了建造和运行一座核电站以及一个核研究中心的协议,并签署了和平核技术合作路线图;⑧波兰和沙特阿拉伯开展了国际招标工作,计划在2018年进行招标;⑨肯尼亚即将就核电计划做出决定。成员国继续利用IAEA的援助,根据支持建立安全、可靠和可持续的核电计划“里程碑”方案,发展必要的国家核基础设施。


  (2)扩展国。目前有38座在运核电反应堆,19座正在建造中,中国继续拥有规模最大的扩展计划,已规划到2030年在海外建造30座反应堆。其中:①芬兰的奥尔基洛托3号欧洲压水堆(EPR)项目已进入调试阶段,冷功能测试已经完成,汉希克维1号项目仍在进行许可证审批,计划于2019年开始建造;②2017年3月,欧洲委员会核准了匈牙利波克什二期核电站的新机组建造;4月,匈牙利IAEA颁发了最终环境许可证和核电站场址许可证;③2017年9月,巴基斯坦的卡拉奇2号机组完成了三台蒸汽发生器的首台安装;④2017年3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布什尔2号机组开始非安全相关施工工程;⑤美国沃格特3号和4号AP1000机组的建造继续进行,计划分别于2021年和2022年投入运行;萨默2号和3号AP1000机组由于经济原因于2017年7月暂停;⑥2017年5月,阿根廷国家核电公司与中核集团签署了关于2018年开工新建一座720 MWe CANDU堆以及2020年开工新建一座1 000 MWe“华龙一号”堆的协议;⑦2017年8月,印度与ROSATOM签署了共同建造库丹库拉姆核电站5号和6号VVER-1000机组的合同;⑧2017年10月,南非环境事务部授予了在毗邻科贝赫核电站的Duynefontein建造和运行一座4 000 MWe核电站及相关基础设施的环境批准书。


  (3)在运国。截至2017年年底,在448座在运核电堆中,47%已经运行了30~40年,另有17%运行了40年以上。越来越多的核电站正在实施长期运行和老化管理计划。其中:①法国电力公司(EDF)为了实现安全运行现有核电站机组远超40年的工业战略,启动了“大修”计划,该计划预计运作10年,其中涉及重大电站翻新计划以提高性能和安全;②目前,美国99座反应堆中有86座拥有运行长达60年的更新许可证;美国核管会(NRC)于2017年7月发布了有关核电站延寿至80年的许可证更新指导文件;③保加利亚核管理机构将科兹洛杜伊5号机组的运行许可证延长了10年,首次允许核反应堆延寿;④日本42座可运行反应堆中,有五座经审核后确认符合新的监管安全标准并恢复运行,另有20座已申请重启。


  1.2 核电增长预测


  根据IAEA 2017年的预测,在高增长假设方案下,预计至2030年全球核电容量将增至554 GWe(比当前水平增加42%),至2050年将增至874 GWe(比当前水平翻一番);在低增长假设方案下,预计在2040年之前核电容量将逐渐下降,至2050年又将反弹至大约当前的水平。该预测的范围很广,部分原因是计划在2030年左右及以后退役的反应堆相当多,而是否建造新的核电容量来替代它们存在不确定性。


  核电为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做出重大贡献,同时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和支持可持续发展所不断增加的能源需求。核电的使用每年避免了近20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171个国家签署的“巴黎协定”呼吁各国把全球平均温升幅度限制在高于工业化前水平2℃以内,根据IAEA、国际能源署(IEA)和世界核协会(WNA)的调查结果,为了达到2℃的目标,需要在较长的时期内更多地使用核电。核电在减缓气候变化以及确保能源安全和非气候环境与社会经济效益方面的优势,是许多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打算在未来几十年内引入核电或扩大现有计划的重要原因。


  1.3 燃料循环


  1.3.1 铀资源和生产


  2017年,铀现货价格仍然低迷,一般保持在42~54美元/千克铀。铀价格的走低大大限制了各公司筹集资金用于勘探、可行性研究和新扩展项目建造的能力。因此,2017年的全球产量很可能与2016年产量相似,约63 000吨,2016年产量为63 366吨铀,2015年为60 496吨铀。


  哈萨克斯坦保持了其作为世界领先铀生产国的地位,所产铀几乎全部来自其原地浸出矿。产量经过2000~2012年的迅速增长之后,2015年为23 800吨铀,2016年为30 062吨铀,2017年产量预计与2016年相似。


  加拿大是第二大生产国,雪茄湖(世界最高品位铀矿,于2015年5月投入商业生产)目前年产能为5 000吨铀/年,预计到2018年初将增至6 900吨铀/年。


  纳米比亚湖山铀矿于2016年投入商业生产,当年生产了192吨铀。产量预计将增长,满负荷产能可达5 770吨铀/年,预测寿期超过20年。纳米比亚的罗兴铀矿和兰格?海因里希铀矿在2017年继续运营,其他几个铀矿继续开展可行性研究工作。


  澳大利亚四英里原地浸出铀矿产能约为1 400吨铀/年。兰格项目2016年产量为1 994吨铀,预计2017年为1 700~2 000吨铀,相比之下,1997~2009年间的产能为4 000~6 000吨铀/年。根据当前协议,开采和加工必须在2020年1月前停止,恢复工作在五年内完成。奥林匹克坝铜-铀-金-银矿继续常规运营,同时继续检验堆浸部分矿石的方案。澳大利亚西部几个铀矿床的研究和审批取得了进展,但尚未公布确切的施工日期和开矿日期。


  丹麦格陵兰科瓦内湾矿床的稀土、贱金属和铀项目继续开展可行性和环境研究及审批工作。中国通过国内外的铀勘探和开发开支继续显示出对核增长的坚定承诺。西班牙萨拉曼卡铀项目正在进行许可证审批,若干法律程序已按国家条例完成。巴西核工业公司启动了巴西巴伊省恩热纽矿的工作,该矿预计当年产出73吨铀浓缩物,潜在年产量为280~300吨铀浓缩物。另外,巴西正对现有卡埃蒂特矿的地下延伸或者另一个露天矿井开展可行性研究和监管工作。


  许多铀项目仍处于暂停状态,或者开支很小。一些已经启动或已进入施工后期阶段的项目仍处于保养和维护状态。2017年11月的一项重要通告是暂停加拿大麦克阿瑟河矿和基湖矿作业生产,预计为10个月。


  1.3.2 铀转化和浓缩


  目前的铀转化和浓缩能力对满足需求绰绰有余,但市场分化使生产集中在少数几个厂,从而构成了挑战。2017年10月,Centrus能源公司与美国能源部(DOE)橡树岭国家实验室(ORNL)签署了一项合同,继续共同合作,以降低AC100气体离心机浓缩技术的成本和提高其效率。先进的“第九代+”气体离心机通过了必要测试并带来大幅节约能源的希望,从2018年起将在俄罗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地区新乌拉尔斯克的乌拉尔电化学综合厂采用。


  1.3.3 燃料制造


  根据2017年1月生效的一项合同,ROSATOM下属TVEL燃料公司将在2017年和2018年为中国实验快堆生产和供应燃料组件。2017年9月,TVEL燃料公司与HAEK CJSC签署了合同,为440 MWe的亚美尼亚2号机组下次换料供应核燃料,并储备燃料两年。此外,俄罗斯继续测试两类新燃料:轻水堆再生混合燃料和快堆铀钚混合氮化物燃料。


  2017年1月,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属包头核燃料公司获准生产西屋电气公司的AP1000核燃料棒。2017年7月,包头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开始了高温气冷堆(HTGR)燃料元件的规模化生产,这标志着从实验生产线到工业运行的转变。该设施已生产了约20万个球形燃料元件,有能力每年为山东省石岛湾在建HTGR示范堆生产30万个球形燃料元件。


  2017年2月,阿海珐集团公司进入了美国能源部增强型耐受事故燃料的第二阶段,以期通过掺氧化铬芯块和铬包覆包壳提高效率和可靠性。


  2017年6月,西屋电气公司推出了耐受事故燃料EnCoreTM,希望最早于2018年制造领先试验棒。8月,西屋电气公司展期了与新泽西美国电力公司PSE&G的合同,以便为萨拉姆核电站的两台机组提供燃料。


  2017年9月,美国核燃料开发商光桥公司与阿海珐集团公司商定于2018年初成立一家50:50的合资企业,以制造核电站先进金属燃料的新生产线,并进行商业化。光桥公司开发的燃料可用于现有电厂和在建新电厂提高运行效率和安全。10月,光桥公司与挪威研究堆营运者即能源技术研究所签署了订单,为试验其燃料设计和制造第二个辐照试验台架,这是将其燃料技术推向市场的一个里程碑。


  1.3.4 乏燃料管理


  迄今,已从核电站卸出约40万吨重金属。卸出的燃料中目前正接受后处理的比例约为25%,到2020年这一比例预计将上升至30%。目前有151个离堆乏燃料干法贮存设施分布在27个国家。


  2017年,有两个国家(斯洛文尼亚和巴西)签署了新的离堆干法贮存设施合同;英国塞兹韦尔B核电站设计贮存期限为100年的干法贮存设施收到了首批装有燃料的屏蔽容器;匈牙利的波克什模块结构干法贮存设施进行了扩容,增加了4个坑室;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ISF-2号临时贮存设施正在进行大功率沸腾管式堆燃料切割作业的调试试验;切尔诺贝利禁区内建造新的核燃料集中干法贮存设施获得了监管许可,该设施计划于2019年开始运营。


  在乏燃料后处理和再循环方面,法国扩大了将在阿格处理的轻水堆用燃料的范围,俄罗斯也继续扩大奥焦尔斯克马雅克化学联合公司RT-1厂能够后处理的燃料范围,RT-1厂经过升级后能够后处理20吨VVER-1000的燃料。


  1.3.5 退役、环境治理和放射性废物管理


  全世界有164座核电反应堆已关闭或正在退役。其中17座反应堆已完全退役,还有若干座正进入退役最后阶段。已经永久关闭或正在退役的燃料循环设施超过150座,还有约125座已经退役。已经关闭或正在进行退役的研究堆超过180座,有300多座研究堆和临界装置已完全退役。比利时、法国、日本、韩国、俄罗斯、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有着广泛核电计划的国家,正在持续地改进退役相关的研发工作。


  世界各地都运行着用于处置除被宣布为废物的高放废物和(或)乏燃料之外的各类放射性废物的处置设施。这些处置设施包括用于极低放废物的深沟处置(如法国、西班牙、瑞典、美国)或干旱地区低放废物的深沟处置(如南非、美国);处置低放废物的近地表专设设施(如中国、捷克、法国、匈牙利、印度、日本、波兰、斯洛伐克、西班牙、英国);以及位于各种深度地质建造中处置中低放废物的专设设施(如捷克、芬兰、德国、匈牙利、韩国、挪威、美国)。中低放废物处置设施处于许可证审批或建造的不同阶段,如在比利时、保加利亚、加拿大、德国、伊朗、立陶宛、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天然存在的放射性物质废物的处置方案因国家规章而异。


  2 先进的裂变和聚变系统


  2.1 先进裂变系统


  核电是一项成熟、经过试验的技术,有助于提高能源安全,减少化石燃料价格波动的影响,使经济更具竞争力,排放的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比化石燃料低得多。核电技术的研发和不断创新对于保持核电竞争力是必不可少的,即使在变化的商业环境中,包括对于启动核电国家,也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


  2.1.1 水冷堆


  水冷堆在核工业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已具有超过1.7万堆-年的商业运行经验。在全球所有在运民用核电反应堆中,95%以上和58座在建反应堆中的56座都是用轻水或重水进行冷却。大多数新加入核电国家选择先进水冷堆作为其第一座反应堆。


  大多数先进水冷堆增加了功率输出。近期建造的那些水冷堆的单位输出功率为1 000~1 700 MWe,在渐进型设计中规划进一步增加输出。建有单一或多种类型反应堆的多机组厂址成为明显趋势,这有利于规模经济。若干国家为逐步部署更高效的部分或完全闭式燃料循环,正在考虑、研究和建造现有水冷堆的先进版,如印度在实施采用钍/铀-233燃料循环的钍基核能三阶段战略—重水堆、快堆和先进重水堆方面正在取得进展,中国用由轻水堆乏燃料和贫铀尾矿组成的天然铀当量混合物对一座在运坎杜堆进行了满堆芯装料。


  若干成员国正在开展超临界水冷堆的研发,例如,加拿大超临界水冷堆(重水慢化压力管式反应堆)和中国超临界水冷堆CSR1000已完成概念设计,欧洲建立了欧洲高性能轻水堆的概念,俄罗斯正在对具有超临界水冷却剂参数的创新型水冷水慢化核电反应堆进行概念研究,其中包括采用快谱堆芯的可能性。


  2.1.2 快堆


  自1960年以来,世界各地一直在推行重大快堆计划。国家和国际层面正在开发若干创新型钠冷快堆、铅和铅铋共晶冷却快堆和气冷快堆,熔盐快堆作为一种长期方案正在开发中。


  通过在中国、法国、德国、印度、日本、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等一些国家开展的实验堆、原型堆、示范堆和商用堆的设计、建造和运行,最成熟的快堆技术即钠冷快堆已有超过420堆-年的经验。目前各国正在研发的快堆技术包括:俄罗斯的BN-800钠冷快堆、多用途研究钠冷快堆(MBIR)以及BREST-OD-300铅冷快堆,印度的500 MWe原型快堆,中国的“麒麟一号”铅基堆以及CFR-600钠冷快堆,日本的创新型钠冷快堆(JSFR),法国钠冷快堆工业原型堆(ASTRID),比利时的铅铋冷却堆(MYRRHA),瑞典先进铅堆(SEALER),第四代铅冷快堆欧洲示范堆(ALFRED)和实验气冷快堆(ALLEGRO),美国泰拉能源公司的行波堆和熔盐堆以及美国西屋公司的450 MWe创新型铅冷小型模块堆。


  2.1.3 气冷堆


  英国继续进行14座先进气冷堆的商业运行,并正在开展延寿研究。许多成员国正在开发具有固有安全特性的小型模块化HTGR,这种反应堆消除了对大多数专设能动安全系统的需要。中国已建成球床模块式高温堆(HTR-PM),沙特阿拉伯、波兰和印度尼西亚有意部署HTGR,日本正在计划重启30 MWt的高温工程试验堆,美国侧重于鉴定先进气冷堆TRISO燃料以供未来部署以及在为先进堆特别是HTGR建立新的许可证审批框架方面取得了进展,欧洲委员会通过GEMINI+计划、南非通过研发新的先进高温堆球床概念、韩国和俄罗斯通过开发和维护关键技术继续开展HTGR相关活动。


  2.1.4 中小型堆或模块堆


  许多成员国对中小型堆或模块堆越来越感兴趣。这些新一代反应堆的功率可高达300 MWe,其部件和系统可在工厂制造,然后以模块形式在现场安装。中小型堆或模块堆着眼于那些大型反应堆不可行的小型电力市场或能源市场,可满足广泛用户和应用对灵活发电的需求,包括替换老旧化石电厂,为小电网国家、偏远和离网地区提供电力,以及提供混合核能和可再生能源系统。它们也更适合于非电气应用中的局部使用或专门使用,例如工业过程、制氢和海水淡化用热。


  所有主要堆型的50多座中小型堆或模块堆设计正在开发中,其中三个处于建造后期阶段:阿根廷27 MWe的CAREM-25(150~300 MWe一体化压水堆CAREM原型堆)计划在2019年启动调试;中国的HTR-PM计划于2018年投入运行;俄罗斯配备两台35 MWe KLT-40S压水堆模块的船载浮动核电站计划于2018年启动调试。


  为了快速部署中小型堆或模块堆,需要克服一些挑战。首先,应该有一个强健的监管框架对体制问题进行监管审查。技术挑战包括:多模块小型模块堆电厂的控制室人员配备和人因工程,确定应急规划区的规模,制定新的规范和标准以及建立有弹性的供应链。此外,中小型堆或模块堆的经济竞争力必须与备选方案相权衡,并通过规模经济来推行。国际合作和伙伴关系是推进小型模块堆发展和部署的关键。


  2.1.5 创新型核能系统国际倡议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几项关于创新型核能系统的国际倡议已经启动,以帮助解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铀燃料资源获取、乏核燃料再循环以减少未来地质处置负担、提高热效率、通过设计增强安全和抗扩散的问题。


  IAEA于2000年设立的“创新型核反应堆和燃料循环国际项目(INPRO)”将技术开发商、供应商和客户汇聚起来,考虑采取国际和国家行动,以实现在核反应堆和燃料循环方面所期望的革新,促进核电的长期可持续性。


  第四代核能系统国际论坛(GIF)是一项研究下一代核反应堆可行性和性能的国际合作,研发的核能系统有:气冷快堆、超高温反应堆、超临界水冷堆、钠冷快堆、铅冷快堆和熔盐堆。


  欧盟可持续核能技术平台(SNETP)汇集了来自工业、研究、学术、安全、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100多名欧洲利益相关方,以促进先进裂变技术的研究、开发和示范,实现“欧洲战略能源技术计划”。该平台于2010年启动“欧洲可持续核工业倡议(ESNII)”以处理第四代快堆技术示范的需求。


  设计无碳能源未来路线图的最新国际倡议之一是经合组织核能机构(OECD/NEA)的“2050年核创新”,该倡议涉及许多OECD国家以及SNETP、GIF、WNA和IAEA的代表,目的是帮助确定全球核裂变研发优先事项、推动其实施并确定加强合作的机会。


  2.1.6 核能的非电力应用


  核能的非电力应用,也被称为核能热电联产,正引起人们的兴趣。热电联产可用于海水淡化、制氢、区域供热、三次采油和其他工业应用,也有助于确保能源安全、可持续性和应对气候变化。通过回收利用余热,热电联产可使核电站的整体热效率提高30%以上,如果用于供暖和运输,可将供暖和运输对环境的影响降低35%。研究表明,利用余热的热电联产还可以抵消核能发电成本的很大一部分。


  2.2 聚变


  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项目(ITER)已取得重大进展,大型部件和制造正在有条不紊进行中,第一批等离子体将在2025年底前生产。另一个聚变能里程碑是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的优化仿星器(W7-X)首次制造出等离子体。这台机器的主要目的是按聚变相关参数示证稳态等离子体运行,从而验证该仿星器是可行的聚变发电厂概念。


  有关聚变工程、一体化、电厂设计、材料和安全的几个研发计划仍在继续。中国、欧洲和日本正在进行大量有关聚变中子源的研发工作。由欧洲和日本联合开展的国际聚变材料辐照设施的工程验证和工程设计活动旨在制定一个详细、全面、完全一体化的工程设计,并验证国际聚变材料辐照设施每个子系统原型的连续稳定运行。锂靶设施、低β半波谐振器和其他子系统的性能已得到验证。国际聚变材料辐照设施线性原型加速器计划于2019年完成验证。


  中国小型聚变中子源仍在建造中,预计到2018年底实现快中子通量达到1014 cm-2s-1。IAEA正在制定小型试样测试技术的标准和导则,该技术将与聚变专用中子源一起用于材料选择和鉴定程序中。


  3 加速器和研究堆的应用


  3.1 加速器


  离子束加速器最常见的应用包括环境研究、生物医学应用、文化遗产表征和出处鉴定、材料科学和放射性碳测龄。


  全细胞超分辨率核显微镜,将具有几兆电子伏离子能量的离子束加速器与精密聚焦系统相结合,可提供直径为几十纳米的光束,使得有机会以远低于光学衍射极限的分辨率对全生物细胞进行成像。聚焦系统和光检测仪器的最新发展已使得在利用核微探针进行生物成像方面取得进展,有助于了解辐射对单活细胞的影响以及开发新的疗法和药物。


  离子束技术应用在犯罪调查、食品安全与卫生问题、文化遗产人工制品和环境样品领域也极其有用。通过放射性碳测龄确定绝对年龄对识别伪造物非常有用,现已成为文化遗产诊断学中一个非常成熟的工具。


  中东实验科学和应用中心的同步加速器光源向用户输出了第一束同步加速器光。该光源可以发出从红外线到硬X射线波长的高亮度辐射,供用于包括生物学、先进材料、文化遗产和凝聚物质物理学在内的各种科学应用。


  3.2 研究堆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在67个国家建造了797座民用研究堆。在运研究堆中,俄罗斯数量最多(5座),其次是美国(50座)、中国(17座)和日本(9座)。全球有57座研究堆以5 MW或更高的功率水平运行,因而提供可支持高容量产品和服务的高中子通量。半数在运研究堆都已超过40年,其寿期可达到或超过60年,目前最重要的是及时制订适当的老化管理、整修和现代化计划。


  目前,有7个国家正在建造新研究堆,还有若干成员国拥有建造新研究堆的正式计划。在满足福岛事故后的新安全要求后,京都大学的KUCA零功率研究堆和5 MW KUR研究堆以及近畿大学的UTR零功率研究堆于2017年恢复运行。韩国30 MW HANARO多用途研究堆在完成反应堆厂房技术改造后于2017年12月恢复运行。


  迄今,有97座研究堆和2座医用同位素生产设施已从使用高浓铀转换为低浓铀或已确认正在关闭。2017年,加纳微堆从高浓铀燃料转换为低浓铀燃料,经辐照的高浓铀燃料被返还中国。高密度低浓铀燃料(如铀-Mo)的开发和质量鉴定对转换高通量、高性能研究堆非常必要,目前该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进展,在辐照试验、辐照后检验和制造技术方面还需开展进一步的工作,以实现燃料的商业供应。


  2017年,全球用于Mo-99辐照和处理的一些研究堆的短暂停堆没有导致Mo-99供应短缺至影响患者。2017年,澳大利亚核科学技术组织完成了其新生产设施的建造。南非NTP放射性同位素公司宣布将其生产过程全面转换为使用低浓铀。两个其他主要生产商即比利时放射性元素研究所和荷兰Curium公司继续在将生产过程从高浓铀转换为低浓铀方面取得进展。


  4 其他方面


  4.1 粮食和农业


  粮食和农业方面的核应用主要包括:①粮食和农业核应急准备;②利用辐照开发新型有效疫苗预防动物和人畜共患疾病;③多同位素指纹识别从土壤到水体的农业污染物来源。


  4.2 人体健康


  人体健康方面的核应用主要包括:①立体定向放射治疗,即高精度放射治疗技术;②核医学用于诊断神经精神病学中的阿尔茨海默氏病。


  4.3 环境


  IAEA正利用核技术和同位素技术评定塑料对海洋生物的影响。基于实验室的核技术,如利用放射性同位素作为微塑料示踪剂,将提供关于各种塑料微粒及其随附有毒污染物相互作用和影响的关键新资料


  4.4 放射性同位素生产和辐射技术


  α疗法,即用含α发射体的放射性药物治疗癌症等疾病。α粒子在活体组织中具有较高的传能线密度和较短的射程范围,一般仅有几微米。因此,它们为特定辐照(通常在微米范围)的靶细胞提供了更好的选择。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α发射体充分靠近靶细胞,以引起期望的靶向损伤。有潜力用于放射性药物的各种α放射性核素包括Ac-225、Ra-224、Ra-223、Bi-213、Bi-212以及At-211。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