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2日   星期四欢迎来到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官网
国际核新闻
国际能源署发布《2021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
时间:2021年06月11日 来源:中核智库 点击量:1187 分享:

1624262086308414.jpg

国际能源署(IEA)在2021年6月2日 发布的《2021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中指出,2021年全球能源投资额将同比增加10%,恢复至新冠疫情爆发前水平。对于能源相关行业,电力行业获得投资最多,占总投资的近50%。国际能源署预计,2021年约70%的电力装机容量建设投资将集中到可再生能源。太阳能和陆上风电 是最具吸引力的技术,它们的平均造价已分别降低10%和 5%。但是,国际能源署也发出警告,目前全球已偏离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轨道,如果继续延续2017至2021年投资模式,长期气候目标将无法实现 。

2021年全球能源投资将回升10%,扭转因新冠疫情导致的下降

2021年,全球能源年投资将增至1.9万亿美元,较2020年反弹约10%,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然而,投资结构已发生变化,主要投向电力生产和最终用户,远离了传统的燃料生产。

尽管各国之间存在显著差异,但是随着经济增长,投资前景得到显著改善。国际能源署估计,2021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4.6%,抵消了2020年4%的需求收缩。尽管许多能源公司的财务状况仍然吃紧,但有迹象表明,开发商正在利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政府资助,规划基础设施建设和新项目投资。

2021年投资的预期增长来自于经济复苏的周期性反应和资本流向更清洁技术的结构性转变。尽管迫切需要转向更加可持续的能源途径,但全球碳排放量在2020年出现历史最大年度降幅后,2021年将再次恢复上升。

在可再生能源强劲投资的带动下,电力行业继续在总投资中占据最大份额

在2020年的平稳发展之后,全球电力行业投资2021年将同比增长约5%,超过8200亿美元。在电力装机容量建设领域,可再生能源占据投资的主导地位。2021年电力装机容量建设投资总计5300亿美元,其中可再生能源约占70%。由于技术的快速进步和成本的降低,如今在风力和太阳能光伏发电建设上每投资一美元,获得的装机容量是十年前的四倍。

由于拥有完善的供应链,造价不断降低,能获得政府补贴,并且金融企业愿意为可持续的项目提供融资,可再生能源投资大幅增加。企业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而投资清洁电力的需求也发挥了一定作用。

2020年的大部分投资集中在少数几个市场,最显著的是中国、美国和欧洲,2020年中国的风电投资举世瞩目。2020年,电力行业的投资连续第五年高于石油和天然气供应。

电气化也是终端消费者投资支出的主要驱动力。随着新车型的激增,电动汽车销量继续飙升。

image.png

政策仍然是许多能源投资的关键驱动力,一些国家经济刺激计划的影响日益明显

在有更多财政空间并能够提供低利率贷款的经济体中,经济刺激战略为增加基础设施、 能源效率和清洁能源技术投资提供了重要机会。在基础设施方面,电网支出继2020年连续第四年下降后,2021年将在中国和欧洲的带领下上升。美国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提案如果获得批准,将促进这一势头。

经济复苏和刺激计划的初始效果将使2021年的能效改善支出增加近10%。然而,在燃油价格相对较低的背景下,经济增长主要集中在政府政策较为明确的市场和行业,如欧洲的建筑行业。政策和刺激支出正在激励低碳制氢和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等新领域的项目。

然而,尽管有这些令人振奋的迹象,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投资仍远低于从新冠疫情危机中可持续恢复所需的水平。许多发展中国家缺乏推行扩张性刺激战略的手段,一些经济体的早期通胀迹象引发了人们对当前低利率环境持续时间的质疑。

image.png

净零排放承诺和可持续融资的势头尚未促进清洁能源项目实际支出的大幅增加

过去一年,越来越多的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承诺到2050年或此后不久实现净零排放。为推进可持续金融,许多发达经济体金融界为满足资本市场不断增长的需求推出了许多基金和倡议。可持续债券发行增长迅速,2020年达到创纪录的6000亿美元,绿色债券的主流化带来了新型证券和基于绩效的工具,以支持更复杂的转型。

清洁能源公司在金融市场表现良好,近年来可再生能源公司的股价表现优于化石燃料公司和公共股票市场指数,波动也较小。尽管2021年初出现了一些拉回情况,但由于股价在2020年下半年曾出现强劲上涨,因此可再生能源企业的估值仍然很高。

即使2021年清洁能源支出将上升约7%,资金流增长速度仍然快于实际资本开支的速度。高质量的清洁能源项目短缺。引导可用资金流向正确方向的渠道不足,以及缺乏能够将剩余资本与公司和消费者的可持续性需求相匹配的中介机构。

清洁能源投资稳步增长,但仍远低于防止气候变化造成严重影响所需的水平

2021年全球清洁能源技术和能源效率支出预计为7500亿美元,远低于实现长期气候目标的要求。21世纪20年代,清洁能源投资需要翻一番,以将温度升幅控制在2℃以下,如要使温度升幅稳定在1.5℃,投资需要增加两倍以上。实现气候目标的能源之路取决于广泛的政府行动,包括关注能够加速对市场成熟方案的直接投资和促进前沿技术创新的金融架构。

image.png

正如国际能源署最新发布的《2050年净零排放路线图》所强调的,政策需要推动清洁能源投资在未来十年实现历史性激增。

政府发出明确的政策信号,不仅可以减少与清洁能源相关的不确定性,还可以避免因投资错误而导致的损失。投资速度不匹配可能会带来风险,例如,电网投资速度过于缓慢可能导致风力和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发展面临瓶颈,或者油气供应商从碳氢能源转向的速度可能超出其消费者接受范围。金融监管机构致力于使资本流动与气候目标相一致,实体经济发展放缓可能导致投资者高估某些行业的价值,同时低估其他行业,从而产生波动。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投资趋势与可持续发展道路之间的差距更大

与发达经济体和中国相比,2021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的投资仍将低于新冠疫情前的水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面临的公共卫生和经济双重危机持续时间更长。中国以外的EMDE占全球总人口的近三分之二,但仅占全球能源投资的三分之一和清洁能源投资的五分之一。

与发达经济体相比,EMDE需要在财政空间更小,融资渠道更为有限的情况下实现投资的大幅增加。在EMDE,新冠疫情加剧了公用事业和其他主要投资方的财政压力,也阻碍了扩大现代能源获取渠道的努力。这是全球能源转型面临的一大障碍,国际能源署将在新的特别报告《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清洁能源转型融资》中对此进行详细研究。

化石燃料投资偏向国有企业

在经历了2020年的疫情后,企业的财政状况得到恢复,2021年上游油气投资将同比增加约10%,但仍远低于疫情前水平。更稳定的需求和更高的油气价格导致了不同的投资策略。成本控制仍然是一个共同主题,但一些大型国有油气公司正寻求反周期投资以获得市场份额。卡塔尔决定推进全球最大规模的液化天然气扩张,并将碳捕集纳入其发展计划,这是一项强有力的举措,目标是保持在液化天然气供应领域的领导地位。

私营企业面临着保持油气投资组合可控的巨大压力。尽管油价上涨,但各大石油公司在2021年的油气支出总额持平,目前它们在整个上游支出中所占的份额为25%,而在21世纪10年代中期,这一比例接近40%。页岩行业将执行新的资本控制原则,利用2021年的较高收入来偿还债务和向股东返利,而不是增加产能。

在煤炭供应方面,国有企业的主导地位也很明显,投资力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和印度的情况。中国的首要任务是关闭小型低效矿山,投资大型全机械化矿山,以实现该行业的现代化。印度国内投资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是减少煤炭进口。

总的来说,2020年绝大部分的燃料供应投资都投向了化石燃料——84%投向了油气,14.5%投向了煤炭(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度较低的行业),约1.3%投向了低碳燃料。如今在燃料上的投资支出既没有强大到足以满足当前化石燃料消费趋势,也没有多样化到足以满足未来的清洁能源目标。

新建燃煤发电厂的投资决策突显煤炭地位下降,但并未出局

可再生能源在电力装机容量投资中所占份额不断上升,而新建燃煤发电厂的获批数量急剧下降,比五年前低了约80%。然而,2020年的燃煤项目获批数量略有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政府放宽了建设限制,为更多省份开了绿灯。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的燃煤最终投资决策在2020年出现上升,总共批准了近5吉瓦煤电装机容量。印度批准的数量低于1 吉瓦,是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2020年,中国的燃煤最终投资决策约为2010年水平的25%,印度不到5%。2020年,全球燃气发电厂的最终投资决策略有下降,但仍是煤炭的两倍多(分别为50吉瓦和20吉瓦)。美国燃气电力装机容量的最终投资决策大幅下降,抵消了亚洲部分地区(中国和印度以外)的增长。

油气企业对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上升,但基数较低

油气公司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调整投资策略,以适应清洁能源转型的需要。它们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包括承诺减少油气产生的排放,或对清洁电力或可持续燃料等新领域进行投资。

2020年,油气企业的清洁能源投资仅占总资本支出的1%左右。然而,最新跟踪调研显示,由大型欧洲公司牵头的投资多元化承诺已经开始产生影响。如果2021年全年保持截至目前的趋势,2021年油气企业用于清洁能源投资的资本投资份额可能上升到4%以上。对于能够充分利用这些企业优势的海上风电项目,2021年第一季度的投资比2020年全年高得多。

支持创新是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关键支柱,但2020年政府和企业的能源研发支出呈现不同趋势

2020年,能源研发公共支出继续增加,低碳技术占比提高到80%;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企业预算削减,私营企业的能源研发支出下降了2%。在确保世界能够将新技术推向市场,而不会因为新冠疫情而受到破坏方面,各国政府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2021年初,投资低碳能源创新的信号总体上是积极的。主要经济体将创新和增加资助作为实现净零排放的部分驱动力。总的来说,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30年,超过50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可用于支持低碳能源技术的示范,包括CCUS和其他减少工业排放的方法。同时,低碳能源技术初创企业的融资在2020年显示出良好弹性,这同样增加了投资信心。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