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1日   星期二欢迎来到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官网
当前位置:
专题策划
高手,为您喝彩丨李军红:时代你好,我是运行值班员!
时间:2021年07月22日 来源:《中国核能》 作者:三门核电有限公司 刘海洋 点击量:2997 分享:

高手,为您喝彩!

近年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积极组织相关单位开展了涵盖核能行业和独具行业特性的多期全国核能行业职业技能大赛。2020年9月7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举办了“2020年核电厂运行人员防人因失误技能竞赛”;10月22日,举办了“2020年全国核能系统焊接职业技能竞赛”。大赛中的参赛选手依托传承和钻研,凭借专注和坚守,赛出了专业水平。就此,《中国核能》杂志自2020年第六期开始,开设《高手,为您喝彩!》专题栏目,专题报道在几次技能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选手。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去感受他们的创造潜力和创新活力以及如何练就技术能手的人生历程。

1626916208201716.png

夜幕渐渐降临,东方地平线上泛起了一抹晚霞,三门核电厂的李军红在汽轮机厂房里巡检完往回走,耳边机器稳定运行的轰鸣声就像新时代轰鸣着向前奔驰的节奏。

这个时代有太多浪潮,奔涌的后浪,昂立的前浪;这个时代也有太多躁动,繁杂的声音足以淹没每一个人。但是,我身边有一个党龄13年,本分、沉稳、有责任心的值班员,他叫李军红。

一个“传说中”的值班员

那是2017年,一号机组补充热试正热火朝天进行,我在上操纵员初训课程时,发现在运行基本功的教材里选取的3个典型案例,背后的主角竟都是李军红,而且是他在短短3个月内连续完成的“壮举”。

先是李军红路过时“顺带”发现了1号机组主变某开关失灵保护两个压板不正确,保护状态与电网要求不一致。在现场保护压板多如繁星,微小的改变通常很难被发现,没有强制要求的话更是几乎没人会想去光顾一下它们,我真的很难想象李军红是怎么“突然”就注意到那上面并且识别出错误的。

接着是备用柴油机厂房,一个躲在不需开门检查的柜子里隐蔽角落的小开关没有正确合上,又被军红“顺带”揪了出来。从此以后,备查的巡检内容就多了要“开柜门检查”的项目。

几天后,辅助锅炉厂房内加药箱反向泄漏,当时的加药箱只是一个白色的大塑料桶,筒壁也没有刻度和正常液位标记,军红发现后给加药桶做了液位标记,巡检仪里也多了明确的刻度说明,军红又一次促成了现场工作的变化。

当我把几个事件出现在培训教材里的事说给李军红听时,李军红却很惊讶,他只是觉得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分内工作。当时腼腆的表情,就像他常常说要“不做第一做更好”时一样。可他不止常拿第一,其实还是先进个人,是连续三年的绩效考核优秀,多年来受到诸多的安全生产或月度嘉奖。

过去的很多年,军红就这样成为值班员中的“传说”,一个“标杆”值班员。但在我的印象里,军红总是那么低调,严谨而内敛,沉稳而踏实。当然军红也有例外的时候,有一次在执行解除隔离操作时,操作单上目标设备的两个系统编码写串了,这个错误从隔离准备到审查批准到执行,都没人发现,军红作为最后一环收尾的人,发现了!他确确实实地起到了最后一道安全生产屏障的作用,他为此而自豪!

好的值班员到底意味什么呢?是技能突出擅于发现现场异常,还是年年优秀出色完成所有工作,还是那份对运行边界和责任的坚守?我仿佛能感受得到,在李军红心里,机组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台机器的声音,都陪伴他多年,深深扎根,默默守护。

踏实源自哪里?

我一直想在李军红身上找到这个答案,因为所有人都觉得,李军红一直就是那个让人踏实的人。冷试热试、装料商运,2012年入职的李军红见证了机组对于一个运行人来说所有重要的时刻;无论是主泵的首次启动、一回路首次抽真空还是首次并网,每当重大实验攻坚,李军红始终发挥着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主动向前,从不缺席。当瞬态突临响应异常时,值班员会被火速派去现场,主控室如果接到是军红打来的电话,仿佛瞬间就踏实了许多。

1626916232489186.png

▲李军红(左)在现场

什么是踏实?2020年李军红刚刚考完操回值,接连的两件事情让我深有感触。他回来的第一个夜班,值长让他去巡检并熟悉现场,结果就发现了某竖梯上,一个供人踩的横杆的一边基本已经断了,有极大的安全隐患,李军红因此获得了当月的个人嘉奖!我和他开玩笑说还真是宝刀未老,一回来就和小兄弟们“抢生意”了。他也笑着说:“刀越磨越亮嘛,我都9个月没进现场了啊,不得好好亲近一下,两次巡检每一次都巡了将近4小时。”

第二个夜班,军红又去现场熟悉,结果阻止了一次重要系统的停运。私下问起他这件事,他说:“我当时就路过,两个兄弟正准备要开阀,就顺嘴问了一句做什么工作啊,听说是某系统做隔离,心想挺重要的系统啊,就去详细看了看要干什么,结果发现他们没注意顺序,边界阀还没关就要开疏水,吓了一跳,赶紧制止了并带回主控室。”后来值长把所有值班员叫回来,严肃探讨此事,我隔窗看着厂里小会议室里的身影,眼前甚至出现一个错觉:李军红刚迈进复杂且噪音盖过一切的汽轮机厂房,厂房里突然安静,危险与不安一扫而空。

那踏实到底源于什么呢?我突然记起有次我们谈起了核工业“四个一切”精神的话题,军红笑着说过一句:从入职那天开始就一直学习核工业的“四个一切”,这么多年,虽然不敢谈多么进取和严细,但对事业的奉献和责任感还是始终坚守的。

当时,我听到这些突然鼻子酸酸的,内心涌起感动。这酸楚怎么形容?就好像中班因为重大操作晚下班一个多小时,快午夜12点半疲惫地坐在班车里,却在路过南区一楼的刹那,隔着车窗看到两个运行自习室都还亮着的灯光,和那些准操纵员们熬夜备战的身影;就好像除夕夜零点钟声敲响的那一刻,主控室正对着大屏幕参数的反应堆操纵员专注的眼睛,和与此同时网控楼外正独自巡检的值班员路灯下被拉长的影子。

这些,或许就是踏实的来源,就是我要寻找的答案。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